各式麻、辣、清涼的A級娛樂話題►輔導級內容未滿12歲之兒童不宜觀賞唷!

魅內訌全面爆發的背後:爭的拓 尷尬的黃章

矛盾公開爆發於4月15日深夜。

魅市營銷部的一位總監張佳發佈瞭一抨擊其上司柘的微博。 我愛魅友也感恩魅和黃章,但是我不認同柘,他若是能夠帶領魅走出困境那我也就認瞭,然而從他入職近一年的表現來看,他不能。

柘,被張佳稱為 羊駝 ,魅負責市營銷的高級副總、魅事業部CMO。柘在科技公司的經歷豐富,早年曾在托羅拉、蘋果任職,近年來曾擔任三星中國區的品牌主管、為手機中國區CMO,2015年底又擔任TCL通訊中國區總。去年5月,他被魅始人黃章自挖來委以重任。

張佳並非孤身 倒 。知乎上的一個匿名帖子詳細列舉瞭柘的 罪狀 ,包括任人唯、逼走老員工、營銷費用飆升等。不少魅離職員工和魅粉絲在絡上表示瞭對張佳的支持,起一波對柘的聲討,連在職的魅市營銷部員工也加入進來。

這 倒 運動在4月17號達到高:雙方似爆發瞭肢體沖突。中午部分魅員工發微博稱: 事敗露動手? 在公司眾目睽睽打我下屬?我先送她上醫院,晚點我找你,你等著!!! 張佳則在微博上點名事件原因: 羊駝團隊李某(女)被檢舉後出手人 。

被點名的柘自下回應,稱 賊優徵信喊捉賊的演戲。。。。好在有公司人事部的人正好經過,有目擊證人,我相信法律的公正,司法會馬上介入。

至傍晚,魅公司發文開除張佳。張佳緊接著發表一份公開聲明,稱自己將采取法律手段維權。在聲明中,張佳再次表示 不認同羊駝及其團隊,也篤定的認為,他無法帶領我們走出困境,也不能魅品牌向所謂的中高端定位。

張佳還進一步指柘 在權力和費用方面出瞭題 ,包括 濫用權力,使用其指定供應商(存在偷稅漏稅題),圖文頻制作費用高,采用對新品傳播效果非常有限的廣方式。 為瞭證難雜症明其指,他附上瞭兩張立項表,其中一張立項表顯示,魅15手機新品上市廣內容制作的總預算為4600多萬元,項目負責人為柘。

01

爭柘

口水戰持續發,讓即將發佈最新款手機的魅倍感尷尬。魅早前宣佈,將於4月22日在烏鎮發佈最新的15系列手機。這重磅發佈的市宣傳均由柘負責。

魅內訌全面爆發的背後:爭的拓 尷尬的黃章

柘之前在為手機和TCL通訊的表現如何不得而知,但幹的應該並不開心。

柘離職為後,為消費者業務CEO餘承東曾聲稱已經將他 拉 。至於TCL通訊,自2016年起業績就一直下滑,成瞭TCL集團的一個攤子。

柘是2017年5月加魅的。但當年7月,魅發佈Pro7手機,結果口碑和銷量街,這讓初來乍到主導Pro7宣傳的柘背瞭鍋:他為這款手機設計的一套宣傳語讓外界直呼看不懂。

柘主導之下,魅的品牌理念改為 精一 ,但也引起瞭一些爭。員工和魅友似乎並不買賬,因為柘前東TCL也用過相同的詞。這些在後來慢慢發積累。

記者瞭解,魅市營銷部早前的一些核心骨幹均已離職,現在多已換成瞭柘的一些TCL老部下。

柘加入魅之後,除瞭負責魅市營銷部門,初期還同時負責銷售和海外。2017年末,魅曾進行瞭重大的組織架構調整,設立魅、魅藍、Flyeme、海外事業部、配件事業部以及電商事業部,這次調整後,柘主要擔任魅事業部CMO,不再負責銷售和海外。

魅高級副總、魅藍事業部總李楠是魅最核心的高管之一,魅事業部的市營銷部門沒分之前曾經在他治下,張佳也是他一手提拔的幹將。

在2017年12月的這次調整中,李楠被調整為魅藍事業部總,其原來負責的配件和電商成為新的事業部,由另一位實權高管顏負責,這也被外界解為魅始人黃章 分權 之舉。

02

尷尬魅

閑雲野鶴般的魅始人黃章時不時鬧個退、出。繼2014年那次出之後,2017年2月他第二次出瞭(外界估計還沒鬧清楚他啥時候又退瞭),出之後大刀闊斧的改革,5月引入柘的同時,將魅調整為魅、魅藍、flyme三大事業部,年底再調整為六大事業部,自己兼任魅事業部CEO,李楠負責魅藍,Flyme功臣顏同時負責Flyme、配件和電商,郭萬喜負責海外。

黃章大動幹戈的背後是阿裡巴巴投資之後魅難堪的業績。

2014年正是小米狂飆猛擊的年頭,魅壓力極大,為此開始和阿裡巴巴談判,希進入戰略投資。2015年2月,阿裡巴巴集團領投,魅共獲得6.5億美元戰略投資,其中阿裡巴巴投資5.9億美元。

魅內訌全面爆發的背後:爭的拓 尷尬的黃章

但媒體披露,阿裡巴巴的投資暗藏瞭對協,要求魅銷量達到2000萬臺。不過當年底,魅宣佈2015年銷量突破2000萬臺,與2014年的440萬臺相比,同比增速高達350%。

其功臣正是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狂發佈新機型的中低端品牌魅藍。

魅內訌全面爆發的背後:爭的拓 尷尬的黃章

但狂沖量的背後是成本的快速上升。公開信息顯示,2015-2016年上半年,魅虧損瞭13億多,其中2015年虧損10億。

巨大的虧損之下,魅放緩瞭步伐。2016年其對外宣佈的手機總銷量突破2200萬臺,同比增長10%。但魅同時宣佈在2016年中實現瞭扭虧為盈,但未披露數字,也未說明到底是全年盈利還是個別月份盈利。事實上,由於魅2016年上半年即虧損3億,下半年正常論壇況下很難快速轉盈。

始人黃章這種況下能出。但2017年魅和魅藍分之後,旗機Pro7市反應一般,銷量基本靠中低端的魅藍支撐,全年銷量 近2000萬臺 ,這味著同比還下滑瞭。魅事業部銷售副總褚淳岷的離職也被指與此有關。

今年是魅成立15周年。黃章的最新微博還停留在2017年他宣佈出時, 感謝大,我將重新出山打造我的機,去迎接魅 15 周年 。

機發佈前,魅內訌給瞭黃章一個大大的尷尬。

No Comments Yet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分類